您的位置:主页 > 癌症研究 >

癌症研究 一文解析奥西替尼耐药后方案

2018-06-20作者:阿甘来源:未知次阅读

  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靶向药物治疗极大程度上延长了很多晚期EGFR突变肺腺癌患者的生存期,然而耐药问题一直困扰着患者。虽然奥希替尼(国内已上市,价格约5万每月)可以克服T790M导致的一、二代EGFR靶向药耐药,但奥希替尼仍然会不可避免地面临耐药。奥希替尼耐药后该怎么办?
  基因检测有必要
 
  国际知名期刊《Lung Cancer》报道了一个EGFR突变亚裔患者的治疗过程,可以为广大患者提供借鉴。
  患者是一名69岁亚裔女性,从未吸烟,2014年7月因背部和臀部疼痛进行检查,发现左下肺叶肿瘤,右侧坐骨有转移灶,通过CT引导活检左下肺叶肿瘤确诊低分化肺腺癌,有EGFR L858R突变,T790M阴性。患者接受厄洛替尼治疗,疾病部分缓解,症状改善。
  患者持续应用13个月厄洛替尼后左下肺叶出现新病灶,骨转移也再次进展。患者再次进行活检,这次是对右侧盆腔软组织转移瘤进行活检,同时又用血液进行了ctDNA检测。

 

  结果右侧盆腔软组织转移瘤活检结果仍然是EGFR L858R突变,T790M阴性,然而ctDNA检测结果却是T790M阳性。
  据此患者于2015年11月开始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疾病再次缓解,症状改善。
 
  患者朋友们注意,该个案展示了穿刺活检的局限性。穿刺活检取得的肿瘤组织有限,受肿瘤异质性的影响,穿刺活检的结果有时并不能反映患者肿瘤的全貌,这时ctDNA检测就很重要了,能够一定程度克服肿瘤异质性带来的假阴性。
 
  个案报道的患者穿刺活检T790M阴性,ctDNA检测T790M阳性,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疗效良好。那么耐药后是不是只检测ctDNA就足够呢?不是的,组织活检仍然很重要,为什么呢?因为ctDNA检测也有其缺陷,ctDNA检测阴性,穿刺活检组织阳性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也是为什么有一部分患者ctDNA阴性且因为不方便或不愿意穿刺活检的患者,使用奥西替尼治疗,一样有效的原因。
  综上述,靶向药物耐药后再次基因检测非常有必要,有条件的情况下,穿刺活检或ctDNA血液检测都应该进行。
 
  免疫治疗力挽狂澜
 
  上述患者接受12个月奥希替尼后又再次耐药,左侧盆腔出现新发病灶并累及骨质,医生对患者左盆腔软组织转移瘤进行再次活检,同时也进行了ctDNA检测。
  患者朋友们注意了,奥希替尼耐药后再次活检很重要,因为要明确耐药机制后才能有的放矢。
 
  患者的组织活检和ctDNA结果均显示EGFR L858R突变,T790M和G796S顺式突变,这是新发现的奥希替尼耐药突变。然而目前我们并不知道如何治疗这种耐药突变,稳妥起见医生决定为患者施行培美曲塞+卡铂的化疗方案。
  患者朋友们再次注意,当奥希替尼耐药,又不适合靶向治疗时,化疗是可靠稳妥的治疗方案,可以阻止疾病快速进展。此外,如果仅是局部耐药,放疗等局部治疗方案也是可行的。
  患者接受了3个周期的化疗,疾病稳定,之后肿瘤继续进展,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奥希替尼耐药后组织活检的结果就帮上大忙了,原来先前活检取得的肿瘤组织除了进行基因检测外还进行了PD-L1免疫组化检查,结果显示PD-L1表达70%。
  虽然活检结果显示患者的突变负荷(TMB)低,但PD-L1高表达,医生认为患者在缺乏标准治疗的情况下接受免疫治疗是有可能获益的,因此患者参加了派姆单抗(PD-1单抗)+ Epacadostat(口服IDO-1抑制剂)的临床试验。幸运的是,患者接受试验性免疫治疗后疾病部分缓解,截止报道发稿时已经持续缓解5个月了。
  目前已经明确有驱动突变(如EGFR突变、ALK融合)的晚期肺腺癌患者一、二线免疫治疗并无获益,但三线治疗以后的免疫治疗呢?
  这个个案报道的PD-L1高表达且EGFR突变的患者在三线治疗耐药后接受免治疗,疾病部分缓解至少5个月,提示我们免疫治疗作为EGFR突变患者三线以后治疗的潜在价值。
  ATLANTIC研究结果显示在3线及以后的PD-L1单抗治疗中,驱动突变阴性患者的客观缓解率和持续缓解时间仍然优于驱动突变阳性的患者。驱动突变阳性患者中PD-L1≥25%的患者相比PD-L1<25%的患者客观缓解率更高。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阿甘博客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阿甘博客”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阿甘 关键词: 奥西替尼耐药 9291耐药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阿甘代购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