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阿甘日记 >

阿甘日记 满满正能量!看美国医生如何面对死亡

2016-07-18作者:阿甘来源:未知次阅读

  近来,死亡主题书籍、临终关怀诉求调查、死亡体验活动风行美国,所以,谁说美国人相信“死非必然”一说?虽然还未成为全民焦点,但美国人已经开始关注死亡,愿意讨论疾病、临终等话题,这不仅能大大改善临终关怀服务,更能引导人们去探索如何活着。而医生,这群“与死亡较劲”的人,他们面临死亡的态度极具参考价值。

  像普通患者一样接受治疗

  肯∙穆雷(Ken Murray)医生曾在《医生如何死亡》(How Doctors Die)一文中写道,他所认识的医生会选择异于常人的死亡方式,往往避免使用自己为晚期患者开的治疗处方。这篇文章被译为多种语言在全球各大杂志、报纸、网站发布,甚至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医生临终关怀偏好的调查。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一项调查显示,88%参与调查的医生表示不愿进行介入性治疗,也不愿使用机器来延长寿命。但2016年1月份最新发布的两份研究称,现实中,医生与普通人所选的临终治疗方式差别不大。大概在生命无多的时候医生也无法免俗,很难遵从先前意愿吧。其实,很多患有绝症的医生愿意接受治疗,但会避免过多的介入性治疗。

  其实人们真正感兴趣的并非医学治疗,而是在死亡面前医生靠什么样的力量生存。

  领悟生命,陪伴家人

  内科医生简∙波尔森(Jane Poulson)罹患发炎性乳腺癌,时日不多的她在《加拿大医学期刊》(Canadian Medical Journal)这样写道:

  “我知道这很矛盾,但此刻我感觉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生机……来日方长的执念会让我们忽略很多珍贵的东西,比如亲人、朋友以及自己的毕生所学。如今我找到了该做的事:那便是与我亲爱的家人、朋友在一起,好好分享所剩无几的美好时光,不再错过。我不禁会想,为什么要经历这样大的灾难才能领悟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乐享爱与被爱,完成未竟之事

  比尔∙巴萨罗穆(Bill Bartholome)是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的儿科医生兼伦理学家,确诊患食道癌1年后他写道: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喜欢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坦然与快乐。此刻,再也没有俗务缠身;此刻,我真切感受到自己活在一张温暖的关系网中,大家相互依偎,共同应对网外的黑暗,这也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什么是无条件地爱与被爱。”

  巴萨罗穆医生认为死亡之前的这段时间是一种“馈赠”:

  “这段时间让我有机会去了却未完之事。我得以与教过我的那些人重新联系,感谢他们与我分享、给我启迪。我也得以为曾做过的错事道歉,为犯下的过失寻求原谅。”

  以积极的方式反抗到底

  有些医生面对死亡,则选择以恰当的方式反抗。赫伯特∙毛雷尔(Herbert Maurer)和莱沙∙米尔斯(Letha Mills)夫妇均为肿瘤医生,两人结婚多年。在赫伯特与癌症搏命的那段时间,他们毅然决然地在亲友见证下重新宣读誓词。

  在《当呼吸成为空气》(When Breath Becomes Air)一书中,神经内科医生保罗∙卡拉尼蒂(Paul Kalanithi)被诊断为癌症晚期,他与妻子露西∙卡拉尼蒂(Lucy Kalanithi)医生仍旧决定生育孩子,尽管他知道自己极有可能无法陪伴女儿成长。面对死亡,这些夫妇表现出的坚定并非不愿接受现实,而是反抗,是与不可抗力斗争到底的决心。

  心存感恩

  感恩也是临终医生常抱有的生存态度。身患绝症的心理医生皮特∙兰蒂斯(Peter Rodis)曾写道:

  “死亡消息带来的震惊已然褪去,悲伤只是偶尔。多数时候,我内心深处感到宁静而快乐,充满期待与好奇;感恩活着的每一天,爱身边的所有人。我是幸运的。”

  神经内科医生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在《我这一生》(My Own Life)一文中这样结尾:

  “我在这个美丽星球上作为一个有情感、会思考的生物存在着,这本身就是极大的福祉与冒险。”

  这些医生的经历就像印象派画家画布上的一抹抹油彩,从中我们能欣赏死亡与幸福并存的艺术。尽管死亡会带来悲伤与痛苦,但生而为人,爱、感恩、快乐这些潜能则与世长存。医学方法难以周全之处就由这些源于医生的正能量来处理,简直完美!医生们面对死亡的态度恰恰教会我们:好好把握活着的每一分钟!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阿甘博客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阿甘博客”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编辑:阿甘 关键词: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新浪微博 阿甘代购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